中央政府 中国江苏 中国南通 中国崇川
繁體瀏覽
今日天气:
全文检索:

您所处的位置:首页 文化交流 》

一个人的中秋

发布时间:2018-09-26发布机构:字体:【】【】【

皓月当空,夜风习习,八月中秋,月圆情浓。

遥望一轮明月,多像你芳华岁月时美丽皎洁的脸,又一次浮现在我眼前。我下楼,来到小游园,漫步于溢满花香的小径,听虫唱蛙鸣,凉亭里,有人早已摆好供月的果品和月饼,感受着这中秋之夜的别样月色。

凝视明月,任凭夜风渐凉,拂动衣衫。月圆之夜,遥寄一份思念,一份祝福,一份暖暖的关怀,一份浓浓的爱意给你,给在远方忙碌着的你……

月亮像个羞怯的少女,轻移莲步,也牵引着我的视线。我仿佛看见了凄冷的广寒宫里那轻舞广袖的嫦娥,看见了这位月华仙子幽怨的眼神,还有她腮颊上思乡的泪痕。她把寂寞惆怅,痛苦彷徨,全都融在了自己曼妙的舞姿里。相思的人儿也许可以在苏东坡的词阕里,寻求到一种心灵的抚慰: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……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古往今来,文人骚客吟诗作赋,讴歌中秋月圆夜。中秋团团圆圆,合家欢乐,世人期盼也。

往年中秋节,我都与家人团聚。进入新世纪后18年来,我们老两口成为名符其实的空巢老人,每年中秋节都要下乡,与老母亲共度。

今年特殊,我这年逾古稀之人,居然人生第一回,遭遇了一个人的中秋节,五味杂陈。

老伴去四五千里路的南方,替大儿媳帮忙照看刚出生的二宝,老母亲去了上海我妹妹家,小儿子一家则远隔重洋。中秋节前20天,我才从大儿子家返回。情感上的故土难离倒也不见得,男子汉一枚,乡愁只不过是一张窄窄的动车票。普通老百姓,没能修炼到“断舍离”的高雅境界,免不了个俗字,诸事缠身,像一根根无形的绳索,即便是远隔千山万水,也会被强行拉回。

上山下乡50周年同学聚会,而且地点就放在通城,我作为地主之一,岂有逃离之理?原工作单位新建某史馆,领导来电盼我助一臂之力,曾经为之服务了30多年,感情深笃,哪能忍心一推了之……

人常说,老来要学会“舍得”,有舍才有得,“舍得”是大智慧云云。但一遇到具体问题,我等愚钝,很难如大贤先哲们那样慷慨从容,应对自如。于是就有了万千世界的光怪陆离,千姿百态。

孝敬父母,爱抚晚辈,友善同事同学亲友,原本是三观纯正的表现之一,蕴含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。人生在世,每天都会遇到难题,多选题、单选题,考验着答题者的态度与智商。面对老伴的不屑,儿孙的不解,我还是义无反顾,归来也。

离开了老伴的日子真难。往日里,我在家是个油瓶倒了也不扶的懒惰角色,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。好在,日常生活中的“买汏烧”,鄙人还是有一点基础的。要不然,就惨了。

也许是人老了,每天醒得特早,一想到洗衣服、买菜、做饭之类,还要开机看新闻看报刊,就早早地起了床。

外出一个半月,居然有汇款单18份之多,再不取,超过两个月就会退回原处。邮递员热心,多次给我来电,那天回通到家比较晚,次日凌晨6点多,我就应约前去邮局领取,为邮递员减负。

乡下房前屋后有一点零星自留地、非耕地,年迈老母侍弄了好几十年,精耕细作,小菜园料理得如同花园,赏心悦目。我们夫妇俩由早年当副手,现如今则成了这“带种田”的主力。黄瓜棚、豇豆棚要拆除,空出的地方要种大蒜、菠菜;早花生、黄豆起田……一大堆农活必须干。以往,我这个资深“老农”,只是作为助手参与,普通“社员”而已。老伴则从种植计划到实施,事必躬亲,时常被我戏称为“生产队长”,老伴只是笑笑,谁叫她有这个能耐呢。

如今,中秋节前夕,我隔三差五早出晚归,往返于城乡两地。有不太清楚的,夜晚通过微信视频聊天咨询。小孙女出生快两个月了,明显大些了,这一天,在奶奶挑逗下,居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,小酒窝显现,做不了假的。问候一声“爷爷好”,还得翘首以盼一段时日。

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,本地市、区举办征文等活动,我夫妇俩居然累有斩获。中秋节之夜,借助于微信,我把老伴的若干本获奖证书一一展示。正在一旁看热闹的大孙女,不甘示弱,把市级三好生证书在我面前晃了晃。

中秋之夜,借助于微信视频聊天,天各一方的大家庭成员们,赏月,享受美食,聊天,虽不算零距离团聚,倒也其乐融融。此时此刻,我不由得感慨有加,情不自禁地为手机这高科技功能点个赞。

余光中在《中秋》中说:“一刀向人间,剖开了月饼。一刀向时间,等分了昼夜。为什么圆晶晶的中秋月,要一刀挥成了残缺?”

谁不希望月亮没有阴晴圆缺,人间没有悲欢离合呢?那就夜夜月光明亮,天天人情温暖。一个人的中秋,别有韵味在心头。